瓜子

归去来兮33

  大家好,这里置顶一条广告:夜尊代言的“夜尊牌煮猫粮”色泽不鲜艳,口感不新鲜,文章仅供参考,有脑子的宝贝儿,万万不可尝试,谢谢大家,合作愉快。

  夜尊带着“圆子”玩了一会用直觉察觉到他给赵云澜煮的病号餐煮的可能差不多了,于是再次裹上了“大花布”英勇的投入了“危险之地”。

  “嗷,烫烫烫。”

  夜尊龇牙咧嘴的给“沈圆子”表演了一个“徒手抱锅”专属夜尊新技能,逗的“圆子”乐的“咯咯”的,夜尊放下锅,吹了吹自己被锅把烫红的“爪子”,真心觉的人类活的不容易。

  “还笑?!哥哥的手都被烫红了,你还笑?沈巍!你个臭粑粑!!!”

  “圆子”被骂的号啕大哭。

  夜尊一瞬“秒怂”勤勤恳恳的哄“圆子”。

  赵云澜也被吵醒了,一脸懵逼,表示“我特啊呦,弄啥嘞”?

  “圆子怎么哭了?来来来,不哭不哭,云澜哥哥抱抱。”

  我们的“沈圆子”可以说是非常的没有眼力见了,“不识时务”的躲进了赵云澜的怀里,泪眼婆娑的瞅着夜尊:臭葛格,本宝宝那么可爱,才不是臭粑粑,哼!

  夜尊:“我……唉,算了算了,你还是吃饭吧,你不是肚子疼?别抱他了,先吃饭。”

  “也行,我抱着圆子也能吃,谁让我赵云澜神通广大呢,哈哈。”

  虽然夜尊超级超级想发火,但是!赵云澜脸色苍白,他又不是很好意思,可是“沈圆子”你怎么回事?你看不见哥哥一脸诚心认错嘛?“圆子”你就是个“臭粑粑”!哼!

  赵云澜抱着“圆子”坐在了餐桌前,望着锅里“土黄色”的东东。

  “呃,这是个啥子呦?大庆路上和的泥浆?”

  赵云澜觉的看着这个“泥浆”胃里更是翻江倒海,难受的不行,根本没有下嘴的想法好吧?!

  “不不是大庆,这是本尊做的营养美味水煮小零食。而且我跟大庆说话,大庆根本就没理本尊,可能是想饿死你。”

  (大庆此时打着饱嗝又来了一个巨大的喷嚏,

  “今天,圆子想我想的有点勤,不过,老赵今天没来蹭饭,我吃的还挺撑。”

  祝红内心os:过会老娘多打几个喷嚏,羡慕死你个死猫!)

  “饿死我?那谁给他发工资啊,来来来,既然是你做的那我尝尝吧,尝尝你这沉淀了一万多年的古董手艺。”

  赵云澜接过夜尊递过来的碗,虽然嘴上说尝尝,但是,内心无比渴望,夜尊的手艺能与他哥的手艺相媲美,还有在我被这玩意药死之前希望夜尊这小子看在奶粉的份上,能及时为我拨打120。

  “那我吃了啊?”

  赵云澜无比挣扎的问了满脸期待的夜尊一句,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嘛?!

  “吃吧吃吧,这是我偷了大庆的小零食给你煮的,我自己一口都没吃,怕你不够吃。”

  夜尊接过情绪逐渐恢复平稳的“沈圆子”,我吃不吃醋的不重要,关键是不能让“圆子”耽误小云澜吃饭!

  “大庆的……小零食?我天!猫粮啊?!”

  赵云澜瞬间“腰不疼了腿不酸了”,啊,呸,是“胃不疼了也不酸了。”以每秒七十迈的速度冲去了厨房,看着地上空掉的猫粮袋子,表示本处长今天能活下来真是要感谢“上天有好生之德”。

  “夜尊,这个大庆的小零食人是不能吃的,吃了要生病的,我带你们出去吃饭,好不好?顺便我得去买点药。”

  赵云澜努力的平复着内心的“躁动”,一直劝慰着自己,“脑残孩子”不能打,打也打不过,一定得好好教。

  “好,本尊还要去超市,给大庆买小零食。”

  偷吃没成功,也不能被大庆发现,不然他肯定会笑话本尊的!

  “你就别再惦记大庆的零食了,那个零食早过期了,不能吃了,大庆现在都吃小鱼干的。”

  赵云澜翻翻白眼,又要苦了老子的钱包了,哎呀,命苦啊。

  “过期了?就是不能吃了?”

  那还好没给自己吃,不然多危险,没人照顾沈巍了,沈巍一个人“孤苦伶仃”,想想都可怜,多吓人。

  “不过期也是不能吃的,因为那是大庆的猫粮,不是给人吃的,吃了要肚子疼,要难受的。”

  赵云澜把装了一大叠红票票的钱夹装进自己兜里,这下可得多买点好吃的,千万不能再饿着这“傻孩子”,因为饿肚子的夜尊太危险。

  “那你之前还说把它贡献给本尊!”

  本尊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然后……

  买买买,赵云澜带的钱几乎没够!差点把“圆子”留下做抵押了。

  圆子:家有两个“神经不太正常”的臭葛格,怎么办?要卖掉,有人买吗?在线等,挺急的。

  

  

  

(瓜子最近忙着陪媳妇儿聊天,而且快开学了,忙着补作业……)

痴心“妄”想1

  七月初旬,人间热的像撒了一把热火,而这里却是寒风凛冽乌云密布的天,不过好在这里不会下雨,呜呜咽咽的阴风里,被绑天柱上的人瑟缩了一下满是伤痕的身子,醒了过来,迟钝的抬起头来,面上也是一片没有血色的惨白。

  今夜,风极大,整个地星也被雾气笼罩了起来,街上空无一人,唯有沈巍衣衫褴褛的被迫挂在天柱上,满心悲怆。

  怎么又回来了呢?明明,明明已经结束了,明明已经死了……

  正冥想着,一道白衣银发已然渡至身前,唇角微微抬起一个冰冷的弧度,俯身在沈巍的耳边:“兄长醒了,不知兄长这一觉睡的可还算是安稳?”

     沈巍被夜尊还算温热的呼吸逼的微微颤了一下,抬头看着苍月下的夜尊,正冷冷的盯着他,魅惑的笑,眉眼如画的人,身笼寒气,当真妖冶魅人至极,只是举止之间亦是寒气逼人。

  沈巍终于忍不住,双眸冷清的回盯着眼前之人,低沉出声:“赵云澜,他还好吗?”

     梦里,赵云澜在他死后用自己祭了镇魂灯,他怕的很,他怕这梦是真的,他怕赵云澜祭灯也是真的。

      温柔至极的声音带了些许怜悯的意味响起在沈巍的耳旁:“好不好?这本尊倒是没有空闲去研究,只是,本尊知道的是他还没死,不过,兄长要是想,我也可以屈尊请他前来。”

  沈巍受惊,言语急急:“不!不要,我不想他来。”

  夜尊抬头望了望天,良久,眉心微蹙。

  “好,听兄长的,兄长在此好好休息,明日我要带兄长去个好地方。”

  原来,你至此也放不下他,可是,你却忘了,陪你一同如梦的人,是我……

  沈巍望向夜尊离自己渐而远去的身形,目光深沉,透着说不出来的意味。

  真的是梦,云澜没事,海星和地星也没事。可是夜尊,你呢?梦里那些,到底是否为真,我梦里的夜尊到底是你?还是魇公子幻化而出……

  天上地下,就只他一人,被孤零零的挂在这没人光顾的柱子上,却是连睡都不敢睡了,他怕这又是梦,他怕那些原本活的就不容易的人,又得在他的梦中死去……

  暗夜里,一袭白衣隐在沈巍面前,无声的望着这一幕,对上沈巍空洞的双目,嘴角发颤,眸中雾气氤氲,涌上心头的是一阵深深的无力感,人世寂寞,你的选择,为何就不能是我?为何偏偏不是我?


(七夕那天追媳妇儿没追到才放的彩虹屁,大家不要当真,因为现在媳妇儿已经到手了😏

@镇魂👧 我的媳妇儿奥,你们不许抢了奥,是一个21岁天秤座的小公主,是我的小公主🤗

开了个新坑,各位亲们不喜勿喷,就不跟大家叫“宝贝儿”了,因为现在只跟媳妇儿叫宝贝儿🤗)

  

  

 


归去来兮32

  赵云澜是胃疼疼醒的,烈酒被留在胃中过了夜,闹腾的赵云澜不行,爬起身来刚蜷缩在沙发上,就被抱着沈巍瞬移过来的夜尊吓一跳,人在生病时是很容易受到惊吓的,更何况还是这种一大早就阴雨连绵的天。

  “夜尊……你又不走门。”

  赵云澜疼得嘴唇都发白干裂了,也不忘教育夜尊这个不省心的。

  “赵云澜,你怎么了?昨天我们不在,你打妖怪去了?看起来好累的样子。!

  夜尊放下抱着奶瓶啃的起劲的“圆子”,摸了摸赵云澜的脑门,咦,没发烧,难道是……

  “赵云澜,你不会昨天太想我们一夜没睡吧?”

  “滚!想你?我能想你?不想!”

  赵云澜疼得声音有些颤抖,但气势不能弱。

  沈巍放下喝光光的奶瓶,撅着屁股爬了过来,用整个身子“包住”了赵云澜的脑袋,试图把这个比自己大了几个号的“澜澜小朋友”抱起来。

  赵云澜表示这一大早的,被这不省心的两个“臭家伙”真是搞得头大,但这次的对象到底是巍巍小可爱,他才不舍得像吼夜尊那样去吼他嘞。

  抬手拍了拍巍巍穿着纸尿裤的小屁屁算是安慰,解放出自己的脑袋把“圆子”圈在怀里,画面一时美好的不像话。

  “圆子乖,哥哥胃疼,让哥哥躺一会。”

  (赵云澜为啥自称哥哥嘞,本瓜子也表示很突然,但除了哥哥本瓜子也想不出叫啥合适了。。。)

  夜尊不懂人类的胃疼是个什么概念,大概跟自己吃坏了肚子一样的感觉吧。

  “赵云澜,你要不要喝热水呀?之前我有个姐姐肚子疼了就是喝热水的。”

  赵云澜听了夜尊的话,表示感动的有些热泪盈眶了,“熊孩子”终于长大,懂事了,要不是自己现在胃疼的难受一定给他高调颁发大红小花花一枚。不过……肚子疼……喝热水?好像,有什么不对???

  我们的赵•老司机•云澜,瞬间秒懂,原来,“直男”是这么养成的。

  “不用,你也没吃饭吧?用我手机打给大庆,让他买点早餐过来,昨晚他值班,现在应该是醒了。”

  赵云澜交代完就超级超级放心的睡着了,完全忘了我们“一万多岁的夜夜大宝贝”跟他哥哥“巍巍小盆友”一样不会用手机,这个海星人都都都知道的秘密了。

  “这怎么用?”

  夜尊拿着赵云澜的手机摸了半天,也没搞清楚这个东西到底怎么用,看了看一旁带“澜澜”带的辛苦的“沈圆子”小盆友,结果“沈圆子”也一脸不关本宝宝事的冷漠表情,对着“澜澜”继续努力散发自己的“母爱光辉”去了。

  (夜尊:“。。。。。。沈巍你个凑表要脸滴,本尊才是你亲葛格!!!”)

  “喂,大庆?喂,大庆?大庆?!”

  夜尊学着赵云澜之前的样子把手机扣在耳朵上,就喊大庆,因为之前赵云澜也是这样跟别人通过这个“小东西”说话的,可是今天轮到自己了,却一点声音都没有。

  大庆那只“懒猫”肯定是还没起床。

  “好你个大庆,敢不理本尊?本尊见了你一定把你吞了。”

  (人特调处的大庆,打了一个好大的喷嚏,然后一边揉鼻子,一边嘟嘟囔囔的说着:“一定是圆子想大庆哥哥了……”

  傻笑着遭到了我们祝红小姐姐不友善的白眼……)

  夜尊愤愤的扔下手机,做了一个既伟大,又危险的决定。

  “不就是做饭吗?本尊自己来!”

  学着赵云澜的样子,把一块带了绳子的“大花布”裹在了自己的身上,带了手套去冰箱里搜罗有什么能让他大显身手的“好东西”。

  “这是什么?”夜尊扒拉着冰箱里的瓶瓶罐罐,突然发现了一个上面趴着一只就跟大庆一样胖的黑猫的袋子,上面写着“猫粮”两个大字。

  “猫粮?之前小云澜还说要把这个贡献给本尊来着,一定是大庆的零食。”我们的夜•好奇宝宝•尊,打开了猫粮袋子的密封胶条,“嘿嘿,挺好闻的嘞,你个大庆,让你不跟本尊说话,那就不要怪本尊‘夺猫所爱’了。”

  放进嘴里咬一咬,硬的,于是我们聪明的夜尊本尊,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抱着猫粮冲进了厨房,“这么硬,所以这个东西一定是要煮一煮才能吃。”

  夜尊拿了那天被赵云澜烧的“焦糊”的锅,用异能把火点着,之后把猫粮一粒不剩的全都倒进了锅里,“然后加水……”

  扣好锅盖,我们的夜•非常之勤劳•尊宝宝,就去忙着给“沈圆子”小盆友换尿裤去了,哈哈,可真是一只勤劳的“夜尊牌小蜜蜂”。


(也没人检查错别字了,我……唉,凑合看吧😔)

  

  

  

  

  

  

  


归去来兮31

  夜尊抬手打开所有的灯,抱起哭的满身大汗的“圆子”,小孩子的皮肤白嫩,手上已经被灯火灼伤起了泡,破开了好大一块,万幸没引着被褥,不然沈巍可能已经化成灰了。。。。。。

  反应过来的夜尊赶紧用能量把沈巍烫伤的爪爪复合,把哭的厉害的“圆子”揽进怀里。

  “哦哦哦,圆子乖,圆子不哭了,都怪弟弟,嗯?弟弟?哥哥?嗯,哥哥!都怪哥哥回来晚了,圆子打哥哥好不好?”

  夜尊扒拉了半天自己与沈巍的关系,然后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那就是自己当哥哥,然后爽一把!吼吼吼。

  “圆子”搂着夜尊的脖子哭的可伤心了:手手好疼,你怎么能忍心把本宝宝辣么可耐的宝宝扔下那么久?

  沈巍哭的伤心,夜尊也没什么好办法,抱着挂在脖子上的“沈圆子”去冲奶粉,哭这么久该饿了。

  “来来来,宝宝喝neinei好不好?可甜了,喝完肚肚就不饿了。”

  夜尊晃悠着之前赵云澜卖给沈巍带响的小玩具,试图引起这个抱着他脖子哭的专注的小孩注意。

  听到响声的“沈圆子”放开夜尊的脖子歪头看看,原来是自己的neinei来了,可是:本宝宝的手手都好疼好疼的,臭葛格就只拿瓶neinei来贿赂自己?最起码也得两瓶好不好?正好牙痒痒,咬洗你好了!

  正准备对着夜尊下口的“圆子”扒拉着夜尊的脸,看看到底哪里比较好吃,结果:咦?手手不疼了,舔一口,嘿嘿,甜哒!

  沈巍松开蹂躏夜尊脸脸的爪爪,拿下来,吹了吹,舔了舔,依旧很好吃:原来,臭葛格会魔法,真是腻害,亲一口。

  “圆子”搂住夜尊的脑袋亲了上去,夜尊一开始以为沈巍要咬自己,想反抗来着,结果突然接了一个吻,哇噻,太美了!本尊表示要飘!

  夜尊开心的露着白白的大板牙笑的可欢乐,然后对着“沈圆子”白嫩的小脸就是一大口亲亲,“沈圆子”的脸瞬间留下了一个大大的唇印,虽然唇印的唇型很好看,但是我们的“圆子”被大力的一个“啵叽”亲的一个晃悠,又哭了:臭葛格要吃掉本宝宝了,哪个好心人快来救救孩子吧。

  夜尊知道自己吓着“圆子”了,赶紧把手里的奶瓶递过去,一脸准备等夸,讨好的样子。

  “圆子”接过奶瓶,抽了抽小鼻子就把neinei放进自己嘴里:嗯,好喝,原谅你了。然后决定要“干杯议和”的“沈圆子”把奶瓶不舍得送到夜尊嘴边:臭哥哥,少喝点哦,巍巍还饿肚肚哦。

  “嗯?不好喝?”

  结果我们夜尊小朋友根本没有接收到沈巍小盆友的心灵感应,接过奶瓶就是两口猛吸。

  “咳咳咳,呛……死本尊了,这不挺好喝的?你想干嘛?”

  沈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neinei进了夜尊的肚子里,瘪了瘪嘴,又哭了出来:哇哇哇,臭葛格抢,本宝宝的neinei。

  夜尊:“明明是你给我喝的,呸,臭巍巍。”

  “得得得,给你冲,给你冲!哎呦天呐。”

  夜尊只好又给自家哥哥冲了一壶奶,沈巍才开心起来,看着一脸不高兴的夜尊,表示无奈:臭葛格,你辣么大个人了,还抢本宝宝的neinei,抢完还不开心,算了,本宝宝就大人有大量再给你喝一点点哄哄你吧。

  “沈圆子”两个爪爪牢牢抓住奶瓶送到了夜尊的嘴边,生怕葛格再把奶瓶从自己手里抢走。

  夜尊白了一眼这个“出尔反尔”,又行为“不太正常”的小孩,这怕不是那天在赵云澜家摔傻了吧?

  沈巍见夜尊没有动作,而且还在瞪着自己,急得直把奶嘴往夜尊嘴里怼:臭葛格,不许生本宝宝的气!

  “哇啊!哇哇,嗯!”

  “手脚并用”的终于把奶嘴塞进了夜尊的嘴里,夜尊只含了一下,“圆子”又立马把自己的“饭碗”从夜尊嘴里“抢”了回来,生怕自己饿肚肚。

  “哈哈哈,你呀!笨蛋圆子。”

  夜尊都被他家可爱的“圆子”逗笑了,真皮。

  “沈•真皮•圆子”小盆友看着“臭葛格”笑了,自己也含着奶瓶“咯咯”的笑了:“臭葛格”好像还蛮可耐嘞,一口neinei就哄好了,有点傻。

  填饱肚肚的“圆子”表示本宝宝有点困,但是为了哄夜尊那个“不省心的臭葛格”本宝宝就再陪你玩一会吧。

  夜尊:这个小孩咋不睡觉?本尊都困了好吗?

  最后沈巍终于撑不住了,窝在夜尊怀里睡着了,夜尊表示,这个不省心的小家伙终于睡了,明天还是给赵云澜送回去,拜托他再替自己养几天吧。

  夜尊小心翼翼的替“圆子”换了一个新的纸尿裤,就搂着他睡着了。

  清晨,夜尊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肚起热乎乎的一股热流,睁眼一看,大事不好!

  沈巍这家伙,尿了他一肚子!白袍都湿的透透的了,可他自己却还趴在夜尊身上睡得正香……

  赵云澜这里睡了一个美美的觉,“圆子”不在家,可以安心的带着大家喝酒撸串了,好嗨呦。



  (论巍宝尿床记……😂)

  

  

  

  

  

  

  

  

  

  

  

  


归去来兮30

  “沈圆子”终于会爬了,夜尊表示甚是欣慰,可祝红一边愁容满面,一边给“圆子”冲着奶粉,这奶粉是冲一次少一次了,唉,这才几天这娃眼睁睁的看着长大,好像被风吹一下他都能长大一样。

  祝红拿着奶瓶晃悠在沈巍面前可就是不给他,引着他朝自己爬,“来来来,圆子,来姐姐这里,姐姐这里有neinei。”

  沈巍仿佛真的听到neinei那强而有力的“召唤”一般,朝着祝红爬的那叫一个起劲,然后嘿嘿,奶瓶到手了。

  夜尊实在看不下去祝红这满面愁容样子,是时候带沈巍回地星看看了,自沈巍出来他们就没单独的呆过,只是,他介意极了沈巍以后对别人的依赖会比对自己多,而且决对不能让特调处这些个“不正经”把自家哥哥教坏了,哼!

  (不是小夜不喜欢大家,而是一万多年来,戒备心很重,而且心软见不得红姐不开心,但是我们夜•要面子•尊决对不会说的,就这样,啾咪~)

  “本尊带他回趟地星,终归是要回去的,带他回去看看。”

  祝红听言默默收拾好了“沈圆子”的必备物品,递到夜尊手里,“早点回来。”

  不回来也不行,姑奶奶可没给我们“宝贝圆子巍”带许多纸尿裤!

  “可是,你顾得过来吗?”

  那天赵云澜听了夜尊的话就知道夜尊为了救沈巍肯定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追问下去,也只得了夜尊一句含糊至极的答话。

  “渡了少许能量罢了,不碍事。”

  可赵云澜知道,当初沈巍为了他的眼睛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区区一双眼睛都是如此,更何况是要让一个濒临至死之人骨血重生呢?

  他刚刚差点询问出口,转念又避开了这个问题,沈巍当初就是这样,有心隐瞒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说,夜尊是他的亲弟弟,到底是刻到骨子里的亲情,这“宁死不屈”的性情与沈巍也是极其相似的。

  “顾不过来就给你送回来,小云澜,不要太想我呦。”

  抛下一个媚眼惹的赵云澜浑身一个战栗,就消失在了一席黑烟直间。

  怀中抱住奶瓶砸吧的卖力的“圆子”再一抬眼已是另一番场景了惊诧的张了张嘴巴,随后又惊喜的笑了出来,在夜尊怀里可劲的扑腾着:哈哈哈,这是什么好玩的魔法。

  “来来来,我们回家喽。”

  夜尊把“圆子”扔在床上坐好,扒拉出沈巍手里的奶瓶,准备跟他说点掏心窝子的话。

  “哇哇,嗯,哇哇啊!啊呜!”

  我们的“奶圆子”对于夜尊抢自己“饭碗”的行为甚是不满,“呜哩哇啦”的反抗着,但是夜尊没有一点心软的意思,甚至把奶瓶塞到了自己嘴里,准备吓唬一下沈巍,但是,嗯?好像挺好喝……

  反正到最后奶瓶确实是空了。。。

  “沈圆子”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大了好几个号的“偷奶贼”感到十分不爽,内心在咆哮:这是本宝宝的neinei,哼,好气!

  “来,沈巍,坐好了,本尊跟你说,这才是你的家,知道吗?哎,哎哎哎,你干嘛?哎呦喂,本尊的脸!你个坏蛋!又咬本尊!”

  夜尊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的脸蛋被沈巍刚冒出的乳牙磨了通红的一块,奶香的口水沾了一脸,黏黏糊糊的,恼的夜尊都想吃人了,“罪魁祸首”也意识到大事不好,赶紧爬到夜尊那里亲了亲夜尊的手手,以示安慰:谁让你抢本宝宝neinei的?

  “圆子”亲完偷偷抬眼看了看夜尊,发现夜尊正在冷冷的瞥着他,“天呐,好怕怕,但是这个手手比自己的手手大,一定很好吃。”于是“沈圆子”不要命的“哇呜”咬上了夜尊的手,在夜尊手上砸吧着,“咦,不甜,哼,本宝宝不开心。”

  青烟升起,落在正跟沈巍“玩的开心”的夜尊手心之中,是摄政官传来的信:阿离有事,速来。

  夜尊接到信,随手设下了时间屏障,静止了沈巍的时间,将沈巍困在了床上,就火急火燎的蹿了出去,小离,等我。

  摄政官这边正面对阿离的逼问束手无策,他确实是有个姐姐,但也是因自己而死,这让他怎么说的出口?幸好夜尊来的及时。

  “小离,哥哥来晚了。”

  夜尊是瞬移过来的,即使他现在体内能量真的所剩不多,可是为了沈巍和小离,他从未吝啬过。

  “夜哥哥,你告诉小离,小离梦里的姐姐是真的。”小离眼里是夜尊从未见过的冷漠,他从以这种眼神看过自己。

  “小离。”

  夜尊唤了眼前陪了自己多年的人,当年姐姐用尽了身体里最后一滴心头血将小离换了回来,其实小离也是可以像沈巍那样快些长大的,是夜尊一直牵制着他,他原以为这一天可以永远不来,他甚至想过把他变成一个普通的海星人,可是他又舍不得,舍不得小离走。

  “她说,小离,你要对小夜好一点。”

  “她说,小夜怕黑,你可以多去陪陪他。”

  泪水顺着小离脸颊不断滑落下来,刺的夜尊心头一痛,他伸出手来向他走近,“小离,别想了!”

  夜尊还未抱到泪流满面的人,就被小离一把推开,“小夜,是你吧?夜哥哥!你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小离身子颤抖的厉害,一双泪眼倔强的望着夜尊,带着哀求却又无比坚定的声音响起,“夜哥哥,告诉我。好不好?”

  夜尊看着小离现在的模样,失魂落魄的,心头酸涩的透不过气来,他会恨死自己的吧?

  恨自己连累了他跟姐姐,恨自己没能帮姐姐救他,恨自己这么多年吸走他多数的能量,只为了不让他长大,不让他想起自己的亲姐姐。

  “好,哥哥告诉你。”

  摄政官霎时愣住了,但是看着小离和夜尊,努力平复下心头翻滚的情绪,这个坏人,还是我这个老头子来当吧。

  “阿离,当年……”

  “你退下!”

  夜尊冷冷喝住摄政官,“我自己来跟他说。”

  当年一个少年做错事被锁在天柱之中,孤苦无依。

  姐姐心软带着幼弟常去看他,日复一日,不知不觉已是几千年的光景,却不知哪年的哪日,姐姐被人发现,落了个同流合污的罪名,处以死刑。

  风云变色,姐姐拼死逃脱寻了少年与他共享异能只为救出自己的幼弟,可最后少年与地君大战吞噬了尽了地君的能量,却也因能量失控差点毁了地星,被众人制住,锁入柱中。

  姐姐为救幼弟做了新任地君,因能量不足,时日不多便已垂垂老矣,撒手人寰之时将幼弟托付给了摄政官。

  夜尊讲了一个故事,故事中的少年就是自己,姐姐也为了幼弟付出了生命……

  小离听到这,泪水扑簌落下,砸进了土里,“你就是那个少年,姐姐是为了救我……”

  “不,姐姐是为了地星,我吞噬了地君,又差点毁了地星,姐姐为了替我赎罪。”

  小离,对不起,我骗了你……

  小离失声恸哭,原来这就是自己一直想要求得的真相。

  夜尊把所有罪过揽在了自己身上,从今天起小离大概是恨极了自己的,这样也好,总好过让他自己满心内疚的活着。

  夜尊失了所有力气,伴着月色慢慢踱回了地君殿,路过天柱才蓦的想起沈巍,刚回了天柱,就被沈巍撕心裂肺的啼哭刺痛了耳膜。

  急急的冲进漆黑一片的屋内,原来是自己走时太过匆忙设下的屏障出了差错,没人看护的“沈圆子”打翻了床头唯一一盏小灯,烫伤了手……

  

  

  

  (这章好惨啊,祝红惨,小夜惨,阿离又被夜•传销头子•尊给骗了呜呜……

本来不写巍宝爪爪咋了的,但是怕有些宝贝儿担心,还是写上了……)

  

  

  

  

  

  


归去来兮29

  这天一大早的,夜尊就醒了,是时候去海星看看他家“圆子”了……

  瞬移到了赵云澜家,发现沈巍又尿床了,赵云澜正顶着个鸡窝头替“圆子”收拾湿漉漉的床铺,正坐在沙发上“自我反省”的“沈圆子”发现夜尊的到来,张着爪爪就要抱抱。

  “来,你个捣蛋精怎么又尿床了?再尿床可就没人给你买奶粉喝了。”

  夜尊抱起沈巍,佯装生气,还故意在沈巍穿着纸尿裤的屁股上拍了两下,算是教育了一下他这个老爱尿床的小坏蛋。

  “明明穿着纸尿裤,可是每次睡着都会掉到屁股下面,也不知道堂堂斩魂使睡觉为什么这么不老实。”

  “啊,啊,啊哇。”

  沈巍长大嘴巴呜呜哇哇的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语言,大概是为自己抗议呢吧,见没人跟他搭话转头又向着夜尊去了,“沈圆子”两手扒拉着夜尊的脸,就把自己的嘴巴凑了上去。

  “哈哈,你要亲我啊?来来来,亲哪里?啊!松口!你个臭圆子,你怎么咬我呀!”

  沈巍湿答答的口水糊了夜尊一耳朵,看着夜尊“美梦”落汤还被咬了耳朵的赵云澜顶着鸡窝头哈哈大笑,而”沈圆子”被夜尊“嗷”的那一声吓得一骨碌掉到了沙发上,委屈巴巴的啃手手。

  “大概是饿了吧,夜尊你去给他冲奶粉吧。”

  赵云澜洗好了被沈巍尿湿的婴儿床,晾在了阳台上,抱起沈巍开始给他穿戴整齐,嗯,穿了一双袜袜,然后沈巍又被包到了那个伸展不开拳脚的小被子里了,不过这次赵云澜好心给他留了一直手手在外面给他解馋。

  “好了,裹严实了,我们去特调处吧,看看他们都到了没,顺便蹭顿早饭。”

  夜尊抱着被裹得老老实实动弹不得的“圆子”跟着赵云澜出了门。

  “哼,让你咬我,这下出不来了吧?幸亏没有牙,不然本尊的耳朵可不保了,本尊要把你扔到垃圾桶里去,去吃垃圾。”

  我们冷静的“圆子”听了这话不但没反应,反倒吧唧着自己的爪爪打起瞌睡来了。

  “你不怕祝红他们生吞了你,你就扔吧,快上车,不然一会蹭不上饭了。”

  夜尊很不爽的上了赵云澜的车,敢威胁本尊?要不是为了这个沈巍这个“坏蛋”的奶粉本尊才不听你的呢!

  赵云澜和夜尊心满意足的蹭了顿饱饭,然后夜尊就回地星了,反正在这“沈圆子”基本没有回归的希望,而且这里也没他什么事,与其看他们费尽心思跟他抢娃还不如回去忙忙政务,睡一觉也好的,因为不管怎么抢沈巍到头来还不都是他夜尊的?

  然后一觉醒来,赵云澜发现“沈圆子”竟然长牙了,小小的两颗,还挺好看。

  “这才几天呀?圆子你怎么长的这么快呀?我还没玩够呢,你怎么就长牙了呢?”

  祝红对着朝她傻乐的圆子哭丧着脸,主要是一想到这么可爱的圆子长大后会变成沈巍,她就很不爽,有一种自家孩子变成别人家的大白菜的感觉。

  “我说红姐,你没玩够啊?那好办,自己生啊。”

  大庆坐在桌子上两腿晃悠着,托着下巴很认真的思考着,寻常人家的孩子好像没这么快的生长速度。

  “自己生?跟谁生?跟你啊?”

  祝红一条单身蛇,一提这方面的问题就暴躁的很,大家都脱单了,就剩自己一条单身蛇,凄凄惨惨戚戚,好不悲凉。

  赵云澜一听叼着一根棒棒糖从沙发里探出头来,“哎,别说,我倒还真的挺好奇一只猫跟一条蛇能产出一个什么样的新物种。”

  “滚,闭嘴,吃你的糖!”

  祝红拎起一个刚给“圆子”换下来的尿不湿就作势要朝老赵扔过去,吓得赵•怂怂•云澜,赶紧躲了回去,把大庆也吓得跳下桌子离祝红远远的了。

  唉,我们美丽动人,风姿卓越的红姐的脱单路还挺长啊。

  “算了,圆子我们不理那些欺负姐姐的坏人了,姐姐唱歌给你听。”

  然后祝红把她们蛇族的一曲婚嫁小调唱的那叫一个“肝肠寸断”,让特调处的温度一下降到了冰点,简直是比夜尊还厉害,至此特调处的众人终结出了一个结论:单身母蛇,惹不得,不然不被打死,也被冻死。”

  

  

  

(瓜子:红姐饶命鸭,不敢了,不要吃我😨

红姐:放心,我不爱吃瓜子😏

瓜子:谢谢红姐😘

红姐:但我会打死你的🔨

瓜子猝,享年二十……)

归去来兮28

  沈巍好像长大了一点了,夜尊那天从地星再次“闪现”到赵云澜家的时候,就听见沈巍“嗷嗷”的哭声,原来是赵云澜忙着晾衣服去了,沈巍这边一个翻身就把自己从沙发上翻了下去。

  夜尊摸着娃脑袋上的“包包”,这么大个包该不会摔傻了吧?

  “小云澜,你说他还真不亏是黑袍使,打个滚都够与众不同的。”

  “你哥长的够快呀,这才几天都学会翻身了,话说你们地星那群天打雷劈的小崽子们干的这叫什么事?黑袍使公事公办,岂能由他们这样胡作非为?这幸好是有你救他,这要是没有你,你哥岂不是连命都没了?”

  回想那天夜尊三言两语,偷工减料的把自家哥哥在地星是怎么被那群挨千刀的坏人欺负的事“一五一十”的跟赵云澜说了一遍,然后赵云澜差点就抄起菜刀去地星找人拼命了!要不是夜尊拦着,那天的地星很危险!(拿着菜刀去拼异能?其实那天的赵云澜也很危险!)

  “那是,本尊可是很护内的,想欺负我哥?都得死!”

  夜尊手上给娃揉着“包”,一生气一激动差点没把“圆子”扔了出去,幸亏赵云澜手疾眼快稳住了夜尊,不然“沈圆子”头上免不了又得多一个“包包”。

  赵云澜到底还是要回特调处上班的,毕竟他也是大庆他们的老大,天天在家“偷懒”也说不过去,夜尊也不能时时待在海星,赵云澜只好把“圆子”带去了特调处,这一下大庆他们可算得了新鲜,只是在得知这只超级超级可爱的“圆子小盆友”是他们的沈教授时有点像赵云澜一样的“难以自持”的想冲去地星泄愤而已。

  “大家hold住!听我说,那些人呢,夜尊肯定是不能放过的,而且地星和海星的和平条约还在,我们现在冲过去很显然是不占理的,况且现在因为这件事小巍的眼睛也恢复了不是?我们就得饶人处且饶人,暂且放他们一马。”

  我们的赵•看起来很有先见之明•云澜好像彻底忘了自己要用菜刀灭了人家地星的事,阔阔而谈轻而易举的就镇住了特调处好几条要去覆灭地星的好汉。

  现在好了,“圆子”是大家的“圆子”了,他赵云澜也总算得了清闲,特别是祝红,她原本是回蛇族当大族长的,可是蛇族有她四叔在,她这个大族长当的实在是清闲,在得知特调处有了“沈圆子”的存在时更是对特调处寸步不离了。

  “来来来,圆子,我们喝奶粉了……”

  “来,圆子,看大庆哥哥。”

  “别说话!圆子大人睡着了!”

  ……

  特调处一下热闹了起来,而我们的“沈圆子”同学也有了一大群陪他玩的“好盆友”,快活的好像都快把夜尊这个弟弟给忘了……

  「瓜子:啊呸,你个负心的臭圆子,本瓜子不喜欢你了。

  沈圆子:呜呜。

  瓜子:小巍乖,巍巍不哭不哭……

  哇!真香。」

  夜尊去接他家沈巍回家时就看见一大群人围着他家的娃热闹的不像话,而看到他去了还一脸警惕的模样,(夜尊内心os:明明是你们抢了我的娃,哼!不开心,撅嘴撅嘴,哼!)

可更让夜尊伤心的是“沈圆子”这个小同学看到他家直系亲属来接他竟然一点喜悦的感情都没有,两只爪爪直接奔着祝红手里的奶瓶去了。

  “本尊来看看他,没给你们添麻烦吧?要不本尊把他带回去吧。”

  夜尊刚想去抱他家“沈圆子”过来,结果手还没碰到就被一群“自己不去结婚生娃,非要跑来跟他抢沈圆子”的单身贵族给挡住了去路。

  “不用,圆子啊,可听话了,我们喜欢他还来不及呢。”

  “对啊,不麻烦不麻烦,再说了反正老赵的工资没地花,正好给他买奶粉了,是不是,老赵?”

  “你看你看你看,圆子在这这么开心多好,你自己也带不过来,是吧?我们大家能搭把手就搭把手嘛,又不是外人。”

  夜尊看着这一副副过分热情的面孔,真的是想“呵呵”了,他们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想给他夜尊洗脑?也不看看本尊之前是干啥的?切~

  反正总之沈圆子还是在非自愿的情况下被爱他的特调处众人们“强行”留了下来,顺便赠送了一款体格和饭量都大了“圆子”几倍而且还自带制冷功效的“夜尊牌制冷机”。

  夜尊黑着脸郁闷的看着围着沈巍转来转去的特调处众人们,感情他们这是没见过孩子?不对,一定是哥哥太可爱了!但是!再可爱也是他一个人的!你们这群坏人,不能抢我的娃,呜呜呜~

  夜尊做了好久,眼睁睁看着“沈圆子”被一瓶一瓶的奶粉“灌”的小肚子都圆鼓鼓了,不行,这样下去沈巍迟早会被喂成第二个大庆的,绝对不可以!而且沈巍长大了决对会斩了他这个对亲哥哥不负责任的“臭弟弟”的,嗯,对,保命要紧!可是,本尊也饿了呀,就没有人来理理本尊嘛?本尊好委屈,嘤~

  

  

  

  (做一只勤奋的小瓜子,嗑叭嗑叭磕叭……🤗)

  

  

  

  


归去来兮27

  赵云澜大包小包的回到了家里,沈巍已经醒了,夜尊正在焦头烂额的哄着,可是不管怎么哄,这个娃就是止不住的啼哭,弄的夜尊一头的汗。

  “赵云澜你可算回来了,你看看他怎么老是哭啊?我又没有打他对不对?”

  赵云澜看了看哭的满脸通红的“圆子”,再看了看急得满头大汗的夜尊觉的人生的好日子算是真的到此为止了。

  “唉,大概是饿了吧?我去泡奶粉。”

  赵云澜拿了新买的奶瓶和奶粉泡了满满一奶瓶,嘿嘿,这下应该够吃了。

  “来来来,夜尊,我抱着他,你来喂。”

  赵云澜坐在椅子上,把沈巍小心翼翼的从茧壳里抱了出来,结果刚抱出来他怀里的娃就对着夜尊尿了,直接尿了夜尊一脸,然后赵云澜一个躲闪顺便弄了自己一身都是……

  “赵云澜!你故意的吧?本尊的脸呐,本尊英俊帅气的脸呐!”

  赵云澜慌忙把“圆子”放回了茧壳中,看着夜尊和自己一身水淋淋的,又头疼又好笑。

  “没事,童子尿,养生的。”

  “那养生也不能养在脸上嘛,本尊的脸呐。”

  夜尊气的直接跳脚了,但是没办法,只好去洗洗了,赵云澜看着夜尊一副“看不惯又干不掉”沈巍的样子,乐的可欢。

  “沈巍呀沈巍,你这也算给自己报了仇了,谁让那小子把你欺负成这样,哈哈,真好玩。”

  夜尊洗了洗脸又用自己为数不多的能量替自己清理了衣服,跟着赵云澜又是喂奶又是穿纸尿裤的忙忙活活了半天才终于又把沈巍给哄睡着了。

  “呼,累死本尊了,小云澜,本尊饿了。”

  赵云澜看了看眨巴着星星眼的夜尊,真的是被气笑了,“我那冰箱里还有半袋猫粮要不贡献给你吧?”

  “哼,本尊不吃了,本尊回家了,沈巍先放你这,借你玩两天,给你解解闷儿。”

  夜尊现在确实是不适合长时间待在海星的,他的能量为了护着沈巍用了大半,是时候回去好好修养一番,好不容易找到个免费带娃,不但不要钱,还倒贴奶粉的实在是难得,那就让他多舒服两天吧。

  “哎哎哎,别……”

  熟悉的黑雾腾起夜尊又消失在了赵云澜的视线之内,赵云澜被气的一顿的捶胸顿足,“老子要上班的好嘛?老子连这到底是不是沈巍都不知道才不给你带娃嘞!!!”

  按照程序怒吼了一通之后,我们的赵•真香•云澜就忙着收拾屋子去了,总得让这个“圆子”有地方睡不是?反正不能老睡在这个“大鸡蛋壳壳”里吧?又冷又硬的。

  夜尊回了地星,处理了一下这些天堆积下来的政务,就着蜷在处理政务的长椅上睡着了。

  一夜好眠。

  夜尊许久没有踏踏实实睡过一觉了,从前总是担心沈巍会出现什么差错,现在好了,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赵云澜,嘿,本尊回来了!”

  赵云澜正睡眼惺忪的准备去洗脸,刚走到卧室门口就又被一脸傻笑的夜尊吓了一跳,揉了揉眼睛,想打死夜尊的心都有。

  “我说你怎么又不走门啊?下次再这样我就把你扔出去!”

  “来呀,你扔啊,你把我扔出去娃就得你自己来带了,怕不怕,略略略。”

  赵云澜听完用食指戳着夜尊的头就把他往门口推,“来来来,你走你走,我带就我带,带一个总比带两个好,更何况你还那么不省心。”

  夜尊:“我不走,我不走,你个坏人,你抢我的娃,我不走!”

  。。。。。。。

  这场大佬与大佬之间的斗争最终以沈巍一声啼哭止住,然后我们的大佬手忙脚乱的去伺候他们的“小祖宗”去了。

  “我的天呐,赵云澜,他尿床上啦。”

  “啊!老子的床!”

  两人忙活了半天把“圆子”的纸尿裤换好,又把“圆子”喂饱,赵云澜看着水淋淋的床,头发都快挠成鸡窝了,湿成这样,怎么睡啊?

  “本尊帮你清了。”

  夜尊讲义气的用能量帮赵云澜清理了床,毕竟也是自家哥哥作的,不能坐视不理呀。

  “还挺仗义啊,要不?做饭给你吃?”

  赵云澜看着“蛋壳”里的沈巍,这么小,带出去吃饭显然不可能,那这就到了他赵云澜大显身手的大好时机了不是。

  “你…你做饭能吃嘛?”

  夜尊想起之前都听墙角听到的“重大情报”,当时赵云澜是说要做饭给沈巍吃,可是他还是挺怀疑赵云澜看起来这么不靠谱的人,做的饭到底能不能入嘴。

  “能,怎么不能?我做的饭就是比常人做的饭多了几分花样而已,而且你看你哥之前在我家不也没饿死?这就足够说明我赵云澜做的饭还是不错滴。”

  “那行吧,本尊就屈尊尝尝吧。”

  夜尊实在是饿了,要不也不能答应赵云澜这么不靠谱的请求,可是等了一个小时了,别说饭,赵云澜自打进了厨房就没出来过,夜尊都怀疑赵云澜被厨房当早点吃掉了。

  “赵云澜,我说你……”

  夜尊刚打开厨房门就被“嘭”一声响吓愣了神,再看赵云澜,前额的头发丝上还挂着一块蛋清,而锅里的东西被炸的到处都是,剩下来的一点也已经变成了焦糊的黑色……

  “赵云澜,你没事吧?喂!醒醒!”

  夜尊也不顾赵云澜一脸的黑灰,一把抱住赵云澜的脑袋就摇,沈巍还没长大,赵云澜要是傻了就没人给娃买奶粉了。

  “没没没,没事,就是许久没做饭了,生疏了,哈哈,小失误,小失误。”

  赵云澜把夜尊抱着自己脑袋乱晃的爪子扒拉开,尴尬的摸了摸鼻头,好像还挺丢脸的。

  “你这是失误?还是准备自己把自己给做了?”

  赵云澜摸了摸脸仰头一声“长啸”想他赵云澜单身这么多年了,顶多也就是带带大庆那只“给点鱼干就灿烂”的胖猫罢了,实在没准备好当爹呀,这突然一下“拖家带口”,这让他怎么适应的了呦?而且这一带就是两个!

  

  

  (流水账一样的垃圾文笔,毕竟我这个单身了多年的小哥哥确实是没有对养小baby这种事有过过深研究的。这一段话,有一句话是假的😏)

  

  

  

  


归去来兮26

  苍白的月下,夜尊站在地君殿的门前,银发如瀑,浑身上下笼着一层月色,魅丽至极……

  已经四十天了,他把当初沈巍用自己的眼睛替他换回来的能量和异能全都溶在心头血里还给了他,这四十天来夜尊竟忘了没有沈巍的时候自己是如何过的,每天心头血渡的辛苦,可是夜尊却感慨终于能离见到他又近了一天,平日里与他逗嘴,闹他,骂到他哭,把他自己扔在赵云澜家不管,一幕幕都浮现在夜尊的脑中,可他现在只恨自己以前没有对沈巍好一点。

  好在,还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那天的夜尊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花好月圆,窗外烟花皓空,他与沈巍共饮交杯,携手看尽照水斜阳,跨过千年岁月,他梦见,沈巍还在他的身边……

  四十九日之期很快到来,夜尊等不及的趴在灵茧上不顾摄政官的阻挠非要给它抠个洞出来,看看沈巍怎么样了。

  “大人,不能抠,蝴蝶破茧的时候也是不能抠的,你得等他自己出来,当初阿离的茧也是自行剥落去的。”

  夜尊不乐意的趴在茧上等着,不管摄政官再怎么说可他就是不愿下来,心里想着过会你看不到我非把他抠出来不可,本尊等不及了呀!哼!

  突然灵茧周围萦绕起一圈淡粉光晕,夜尊慌忙从上面爬了下来,屏住呼吸,心跳如雷,沈巍,终于要出来了。

  摄政官也伸长了脖子,看着灵茧泛起一层层的光晕,淡淡的,但是说不出来的魅人。

  灵茧终于破开,夜尊慌忙跑过去看,然后看到了一个粉粉嫩嫩的娃娃趴在灵茧里睡得正香,他刚想去碰一碰他,可说时迟那时快,摄政官当着自己的面就把娃娃一把拎了过去,照着娃的屁股“狠狠”来了一巴掌,然后,整个地君殿就充满了小孩“嘹亮”的哭声。

  此时夜尊满脸黑线,一把抢过哭的起劲的娃,就在思考到底以什么方式吞掉这个老头儿比较好。

  “你打他干什么?”

  小孩的身子软的很,夜尊根本就抱不住,没办法只能又放回了茧壳当中,两手扒拉着茧壳边边,生怕这个老头儿又把娃给抢走。

  “这,啊对,阿离当时也是哭了的,海星的孩子也是这样,大概是让他们为自己的新生庆祝吧。”

  摄政官实在想不出怎么才能让夜尊明白新生孩子要学会换气这个问题,就瞎诌了一个理由,希望夜尊能饶过自己。

  好在娃娃被放入茧壳摇了一会就停了哭声,睡着了,夜尊这才决定放过这个胆大包天的小老头儿。

  “行,饶了你吧,那你去给他做些饭,小娃娃应该也会饿吧?”

  这次可是难死摄政官了,他上哪去给这个牙都没有一个的娃娃弄饭呐?

  “大人,当初阿离是小佬儿托海星的地星人买了奶粉的,还有那个什么纸尿裤,好在他体内有他姐姐全部的能量,虽然不多,但是半年有余也就长到可以吃些饭食了,可现在海星没有地星人了,小佬儿也托不到人了呀……哎,下官的邻居家也刚好添了一个娃娃,要不,去蹭一蹭?”

  夜尊此时气的太阳穴突突直跳啊,这个老头儿让堂堂斩魂使去蹭奶啊,还是想想怎么吞了他好了,虽然上次吞他时味道确实不怎么好吃。

  “滚!要蹭你去蹭!本尊自己去海星给他找吃的!”

  夜尊把破开的那一半茧壳扣上,两手抱着这个大大的灵茧去了海星,可是到了海星他才发现,自己根本不认路,之前自己出来玩的路,也是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前的了,早就不一样了,而近几年也都是顺着对沈巍的感应去找沈巍待过的地方罢了,可现在沈巍还在茧里,他认识的地方除了特调处好像也只有赵云澜家了,再说他又没有钱,肯定不能抱着灵茧那么大个“圆蛋”去抢超市吧?

  夜尊思来想去还是不能去特调处,不然那群胆小鬼看到自己肯定会“鬼哭狼嚎”吓到哥哥的。

  “去赵云澜家好了,给小云澜一个惊喜。”

  赵云澜这边刚想出门,打开门被正好赶到门口的夜尊惊了一下,眼珠转了两圈才反应过来。

  “夜尊?好久不见,哈,你哥呢?”赵云澜又打量了一下被夜尊抱在身前挡住了自家门口出路的粉嫩粉嫩的大“蛋”,“这啥?礼物?送我的?”

  “嘘,小点声音,快让我进去。”

  夜尊抱着蛋放在了那天他睡觉的那个沙发上,也不知道自从沈巍走了之后赵云澜家是不是遭土匪了,到处乱七八糟,幸好还空了一张沙发。

  赵云澜没办法又折了回来,看着夜尊小心翼翼的把“大蛋”打开,里面竟然是一个光着屁股的小娃!

   “不不,不是,夜,夜尊,你这是抢了谁家的孩子?赶紧给人送回去,我跟说人家小孩不能吃!”

  夜尊起身白了赵云澜一眼,顺便又在心里鄙视了一下赵云澜的智商。

  “吃?吃什么吃?本尊不会吃了他的,况且本尊是随随便便抢人家孩子的人吗?他不是我抢来的。”

  “那咋地?你生的啊?你儿子啊?”

  赵云澜从自家的一堆“废墟”里扒拉了一张椅子出来坐下,看着这沙发上的一大一小,眉头拧的紧紧的,说不定真的是夜尊在外面做错了事不敢把孩子带回去,才带到自己家来混吃混喝的。

  “不不,不是,本尊怎么会生孩子啊?”

  要生也是沈巍生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夜尊你说实话是不是你在外面跟人乱搞生下孩子,没地扔就想着扔给我?”

  赵云澜看了这个“圆子”一眼,好像还挺可爱的,跟大庆长的好像,都是圆圆的,白白嫩嫩的,他白捡个孩子养养解闷也不错,正好给庆庆找个伴。

  “不是!这是沈巍!”

  闻言赵云澜摸着娃娃脸的手一下卡住了,沈巍?!

  “不,不是,你哥?他怎么可能干这种事?再说了,这才几天?啊,我知道了,他是不是一早就有相好的了?他这是准备生个孩子送给我呀?”

  夜尊扶额沉默了两秒,他实在是无力吐槽了,这个赵云澜脑洞好大,简直比本尊的饭量还大,好吗?

  “不是,本尊是说,这个孩子,是沈巍本人。”

  赵云澜还在等着夜尊的下文,没想到他又住嘴了,沈巍本人?沈巍本人干嘛?沈巍再怎么着也不能弄个孩子……,哎,不对,沈巍,本人?

  赵云澜原本还算平静的脸上突然染上了几分不可置信,而这几分不可置信在夜尊点了头之后彻底的变成惊愕了,他是说这个“圆子”是沈巍?是那个干了坏事的地星人都闻风丧胆的黑袍使?!

  “我,我说夜尊,你开什么玩笑?你,你哥那么大个!怎么可能是这个小家伙?还光着屁股?”

  “他刚出来,本尊就把他弄你这里来了,我又没有奶喂他,摄政官那个老家伙说海星有奶粉的,还有纸尿裤,可我不认路,就只好带他来你家了。”

  夜尊一瘪嘴,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真的是逼着赵云澜连个“不”字都说不出了,弄的好像他赵云澜不管他们自己就不是人一样,果然啊,人长的好看就是好啊,没饭吃都饿不着。

  “好吧,我去拿钱包,回来你再仔细跟我说说吧,说说黑老哥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赵云澜一走,夜尊立即就沉下脸来,“沈巍啊沈巍,本尊为了你,可是连色相都出卖了呀,你可快点长大呀,然后给本尊补回来,哼!”


(宝贝儿们,接不起来的可以回去补一下,我写了些啥自己也不太清楚了,忘了🤔)

  

  

  

  


归去来兮25

  “你看好他,我去灵茧殿摘灵茧救他。”

  摄政官一听扑通一下跪在了夜尊面前,“大人,万万不可……”

  “为何不可!他就要死了!”

  夜尊气极,哥哥就要死了可是这个老头还婆婆妈妈的拦着自己,真不怕自己一个生气吞了他吗?

  “大…大人,当初阿离的姐姐就是用了此茧救回了阿离,可是她也为此丢了自己的性命,且不说救斩魂使的代价就是灵茧殿的幻境也非常人所破啊,大人三思啊。”

  老头被吓得战战兢兢的,可是地星现下能掌控大局的也只有夜尊了,小离又把夜尊当亲哥哥看,他实在是不想让夜尊出事。

  “非常人所破?本尊是常人吗?照顾好他,这次我不许他再有事!”

  夜尊用异能静止了沈巍的时间,只要他活着这个异能就不会消失,沈巍便也可以一直同夜尊一起活着。

  “哥哥,等我回来。”

  等我摘了灵茧回来救你。

  传说他们地星灵茧殿的灵茧可以聚人灵力,修人肉身,之前夜尊不信直到姐姐用它救了小离夜尊才知道原来传说是真的,当初姐姐为了救小离死掉的时候他还差点毁了灵茧殿,不过幸亏当初异能没有现在一般强大,不然真的毁了现在就没法救哥哥了。

  夜尊瞬移到了灵茧殿前,想起摄政官说的幻境,不屑的轻笑了一声,他还真的不信这幻境可以比魇公子的还厉害。

  夜尊着急所以就真的毫无防备的走进了殿内,结果还没看见灵茧在哪呢就被幻境困住了……

  

  ︿︿︿︿︿︿︿︿︿

  “沈巍?”

  夜尊觉的今天的雾好大啊,还没等自己把这些难吃的雾色全部吸干净就看见沈巍站在那里笑的满眼宠溺的看着自己,就赶紧住了嘴,差点把沈巍也吃了。

  “小夜,今天的雾好大呀,我都差点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幸好你来了,我们回去吧。”

  夜尊在沈巍牵住自己的时候不自觉的缩了缩,沈巍什么时候也学会十指相扣的握着自己的手了?不过感觉好像还挺好的嘞,嘿嘿。

  夜尊牵着沈巍回了“家”,一进门就被沈巍吻住了嘴,吻了一会又不满夜尊没有回应就有退开一点伸出粉粉的舌头出来舔了舔夜尊的嘴唇算是勾引。

  夜尊这边激动的都要炸了,沈巍在亲自己?主动亲自己?还舔?我天呐,这谁还能忍得住?

  夜尊叩住沈巍的后颈吻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要找张床,于是两人边吻边坐到了床上,沈巍还非常自觉的扒起了自己的衣服。

  “吃哥哥,吃哥哥,哈哈,就快要吃到哥哥了,好开心呐。”

  夜尊还沉浸在“吃哥哥”的喜悦当中,可是一个天旋地转自己就被“沈巍”压在了身下,“嗯?这是什么操作?被压的竟然是自己?!”

  看着把自己扑倒还不规不矩继续扯自己衣服的“沈巍”夜尊一下反应过来,这不是真的沈巍!因为真正的沈巍应该是被自己压在身下可怜巴巴的求饶的才对!

  “哥,别急,先让我看看你的眼睛怎么样了?”

  “沈巍”一脸迷惑的抬起头来,“眼睛?我的眼睛挺好的……”

  夜尊没等他说完就一记黑能量直接把眼前的“沈巍”击散了,冒充哥哥,还想压我?!哼!门都没有!

  

  ︿︿︿︿︿︿︿︿︿

  画面一糊夜尊幻境中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已经到了灵茧树前,树上结满了大大小小的灵茧不下百个,个个都散发着柔和的荧光,微风吹起,摇曳清响,可是竟然全都是粉色的,夜尊虽然有些拒绝,不过救沈巍要紧,而且男子汉大丈夫不应拘泥于这些小细节的,哈,沈巍要是知道自己即将被装进这个粉粉嫩嫩的“小球”里会不会很有趣……

  顺手摘了一个“圆球”两手抱着就瞬移回了地君殿,这边摄政官老头还在嘀嘀咕咕的担心着,自然是又被夜尊慌慌张张的出场吓了一跳,不禁暗自吐槽了一下夜尊这长不大的孩子心性,又赶紧忙着去关心夜尊的伤势了。

  “大人,您的伤,需不需要治疗一下?”

  夜尊把灵茧安放妥当,又潇洒的撩了一下自己额前的“两小根”,“伤?本尊根本就没受伤,快快快,我要救他了,你知道怎么做,赶紧告诉我。”

  摄政官看着夜尊一脸血痕却故作潇洒的样子不禁又感慨了一声,都是痴儿啊,罢了罢了……

  “……这灵茧须得把需要修身之人装进去,然后用跟此人有至亲血缘关系的人心头血护养着,每日三滴,整整七七四十九天才能助他重修肉身,重聚灵力……”

  ……

  自那天夜尊亲手把沈巍装进茧中已经七天了,这七天,夜尊日日重复着一件事,那就是给灵茧里的沈巍渡心头血,用尽力气把全身的能量聚集在心口,再让它随着血从指尖滴出来,护着沈巍,夜尊也是辛苦至极,所以,日渐憔悴了下去,但是他不怕,他还要等哥哥回来……

  “大人,那天斩魂使大人确实是被一些之前被大人惩治过的居心叵测之人骗到黄泉边上推下去的……”

  夜尊听到真相差点气炸,敢加害斩魂使?

  “诛之!”

  那天夜尊强忍下要把整个地君掀翻的怒火咬着牙吐出了这两个字,把前来禀报的下属吓得一溜烟的蹿了出去……

  “哥哥,其实你是怪我的对不对?你说过的不会放过我,所以就想着用这种方式让我难受对不对?要不是我那天封了你的能量,你也不能被他们骗走推下去的,哥哥,都怪我,不过,你也太笨了,堂堂斩魂使竟然被人骗走……”

  夜尊把脸伏在灵茧上喃喃自语的说着,不一会就靠着灵茧睡着了,他最近总是很累,大概是因为用心头血护着沈巍的缘故吧……


(本来打算过两天再更的,可是有小可爱要攒钱给我寄刀片了,怕怕的😰)